本身身边的社会风气之住在101的公公

来源:http://www.hosts99.com 作者:健身减肥 人气:149 发布时间:2019-08-03
摘要:原标题:那个住在天台上的大爷,死了! 在看了知乎的神文——《普通人离千万富翁有多远》之后,突然感觉自己满身鸡血淋漓尽至,仿佛离身边的千万富翁又近了一步,身高都突然长

原标题:那个住在天台上的大爷,死了!

在看了知乎的神文——《普通人离千万富翁有多远》之后,突然感觉自己满身鸡血淋漓尽至,仿佛离身边的千万富翁又近了一步,身高都突然长高了11cm,无比的萌萌哒! 拜读完通篇文章,其实我有很多感慨,仿佛打通任督二脉。作者的观点不能说全部都有道理,但是确实直钻固定思维的死角,清理出里面许多常年累积的灰尘出来。

图片 1

跟所有我看过的好文章一样,很多的话我都忘记了,就是下面要引出的观点,原话我也忘记了,大概就是人生要朝一个方向去做,不用刻意坚持,但是要持续,如果是自己喜欢的,那就做到极致。其次,就是要开始创造,从现在开始。

我们可以轻易的写下一个人字,却永远无法明白它渗透在纸张背后的含义!

其实我也没什么把握,我不知道自己除了能持续给自己的几个手机充电外,还能持续做一件什么事做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能创造什么,所以就退而求其次,选择观察周围的世界,在每个去星巴克装逼的空隙,用键盘打出来,练习将汉字排兵布阵的能力。

这是一个破旧的老小区,低矮浓密的树木甚至影响了120救护车的正常行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楼搬进来一位老大爷。对于租户们,我是一点都不上心的,似乎他们才是房东,我才是租户。想想从前在大城市的日子,一直租着别人的房子,寄人篱下也就算了,每个月还要眼巴巴的等着工资,然后输送给屁股硕大的房东太太,那时候的我心里是特别的多么希望自己就是房东——这倒不是为了跟大屁股房东太太来点什么不约儿童的咻咻之事,而是想美滋滋的斜根烟,穿个大裤衩,趿个木屐,披个志玲姐姐的浴袍,每天敲敲美女租户的房门,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的检查门窗啊找找黄瓜啊,那是多么金光闪闪的日子啊!么么哒!可是现在自己成了房东了,反倒什么都不想管了,还觉得烦,啊,这是多么矫情的领悟啊。

夏季的黄昏时分,在这曲曲折折的道路上,落日的余晖倾泻过层层叠嶂的树叶,在低洼不平的水泥小道上印射出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形状。

如果从我的年纪出发,他应该是大叔,不过,我也已经是大叔了,所以,大叔乘以大叔,说到底就还是大爷。 因为他住一楼,所以有时候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我会在天井碰到他。印象里,基本上每次他都是在一个大塑料盆里搓洗刚换洗下来的衣服,而且,嘴上必然叼着一根烟,一根点燃着的香烟。 基本上,他似乎一直穿一条老旧的短裤,趿着一双裂口的耐克logo拖鞋,因为瘦,以及年老了的肌肉坍缩,所以大腿瘦小腿细,于是显得裤子特别的宽松。他总是打着赤膊,露出一身蜡黄而以至炭黑的皮肤。如果有穿短袖衬衫,也是随意的敞开着,胸前的两行排骨仿佛要刺穿干瘪的皮肤。长年的劳作以及岁月的冲刷让他的皮肤因为地心引力所以无精打采的向下耷拉着,最后在小腹的地方形成一圈一圈的褶皱,可是偏偏肋骨又不甘寂寞的清晰可辨,在视觉上形成一种独特的不和谐。

如果不是突然从巷子里穿出来的孩童,如果不是路边车辆发出的警报声,我甚至感受到了一股股阴冷的寒风。

老大爷给人的第一印象很难界定,貌似瘦弱,但却绝不羸弱。一双眼睛小而有神,是以精神矍铄,早年生活的磨难,造就了他今天的这种闲适的气场。虽然头发已经灰白相间,却倔强的硬挺朝天,仿佛刺猬。

GPS导航在这里毫无用处,毫无章法的建筑、曲折的小道,让我心急如焚。

他一直是一个人,好像有时候有老乡过来找他说话,不过我没有遇见过。他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在一个工厂,具体不详。他也几乎不开口说话。他没有电视,没有24小时的热水,好像也没有手机,但又好像有个手机。他唯一的爱好应该就是抽烟,一个人坐在一个小凳子上默默的抽烟,关着灯,天气热的时候就开着个小吊扇,嗒嗒响,烟雾慢慢缭绕,由淡而浓,然后再飞蛾扑火似的升腾到吊扇下面再倏忽消失。这个场景我见过几次,每每让我想起我们的工会副主席钱主席。于是对老大爷也就又多了一份亲切感。

二十分钟前,我拨通了电话:“病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向来不喜欢打听别人的事,哪怕我再好奇。因为我每天好忙的,哪里有什么功夫去八卦,所以我对老大爷的所知也就差不多止于匆匆的几面以及闲极无聊时的瞎琢磨。 虽然只是几面之缘,但是却不容易忘记他。特别是每次抄水电的时候。在李家妈妈眼里,每个月抄水电就是我的价值最大化的时候了。整栋楼那么多住户,只有他的水电一直稳定,毫无波动。入夏以来一直是每个月1吨水3度电,在之前不需要开风扇的季节,好像是1度电左右。照此推算,晚上他睡觉的时候应该是不开风扇的。在这个上厕所都要哀叹为什么没有空调的季节,他居然用3度电完爆了30个酷热的日日夜夜。要知道,电脑的主机休眠一个晚上,也要差不多3度电了啊!

电话的那头传过来一阵男人的声音:“老人突然不能动了,你们过来吧。”

真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风扇!

老人突然不能动了?会不会是急性脑梗塞或者脑出血?

前几天有个大老板送了一条中华给我,下次如果我碰到老大爷一个人在101岁月静好的抽烟,我就清风自来一般的走过去,发一根牛逼闪闪的中华给他。如果他问为什么,我就说我生了个儿子,心里高兴!

挂断电话后,我心里一直盘算着,因为生活中只有这两种病才是最常见导致老年人突发肢体偏瘫的原因。

无论是急性脑梗塞还是脑出血都需要争分夺秒,因为急性脑梗塞在溶栓时间窗内治疗效果最佳,脑出血患者则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因为呕吐物窒息、脑疝等原因而出现死亡。

而急性脑梗死是最常见的卒中类型,要占到全部脑卒中的60%到80%。对于它的诊治,强调的是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早期康复和早期预防再发。

如果患者出现了下面症状中的任何一条,都应该要第一时间考虑到脑卒中的可能:一侧肢体的麻木和或乏力;一侧面部麻木或口角歪斜;言语不清、意识障碍或抽搐、比以往严重的头痛、呕吐;双眼向一侧凝视;一侧或双眼视力模糊甚至丧失;眩晕伴呕吐。

当然,在诊断上还要考虑更多因素,比如排出癫痫、低血糖、脑肿瘤、中毒等等。

但是,无论如何,对于一位突然不能行动的老人来说,脑卒中是首先要考虑的,而且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大脑。

虽然我们不想浪费任何一秒钟时间,但是小区里的道路环境却阻碍了抢救生命的通道。

转过几个弯,挪动了几辆影响行驶的车辆之后,我们才艰难的赶到了现场。

抬头看见的是一栋七层高的楼房,每一层的窗外都挂着晾晒的衣物。

护士感叹道:“这种老小区,可没有电梯。”

电话里那个中年男人说自己家在七楼,这便意味着我们可能要将病人从七楼抬下来。

在炎热的夏季,将病人抬下七楼是一件考验体力的活。

抬着担架一口气冲上七楼,气喘吁吁的敲开703的房门。

一位光着膀子、带着金项链、叼着香烟的男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不慌不忙的一边穿着拖鞋一边说:“来了,我带你们去。”

“不是在七楼吗?”我原以为这位突然不能动的老人正是住在703呢。

“他住在楼顶,一个小时前突然不能动了,我怀疑中风了。”

家属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关上了房门带着我们上了七楼半。

原来老人并不是住在家中,而是住在七楼楼顶。

在楼顶,我见到了我的患者。

一位只穿着裤衩的老年男性,他紧闭着双眼躺在凉席上低声的呻吟着。

而他的住所,也只是依靠着天井用石棉瓦搭建的棚子而已。

棚子里出了一张铺着凉席的床和一台正在摇曳的风扇之外,仅剩下几件散发着酸腐味的衣物和还没有清洗的碗筷。

“老人家,你怎么不舒服?腿能动吗?”我尝试着搬动老人的左腿。

但,老人却发出了更大的痛苦声。

很明显,导致老人突然不能行动的原因可能并不是急性脑中风,而是左下肢的骨折。

“摔跤了吧?”我试探着问。

没有人回答我,老人不愿意张口说一个字,儿子只是说:“送到医院检查检查。”

将老人搬运道担架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在狭小的棚子内难以转身,因为老人难以配合,因为棚子内的温度让人难以承受。

“家属来帮忙抬一下?”

这个光着膀子穿着拖鞋的儿子却拒绝了我,他说:“我腰不好,不能使劲。”

将老人搬运到担架之后,大家都已经汗汗流浃背。

我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这间用石棉瓦搭建起来的居所,心中不免疑虑:“老人是如何经受住酷暑考验的?他又是如何出现骨折的?”。

这些或许并不是我应该知道的问题,但我却又忍不住去想着它。

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每一个病人的背后都有着纠结的苍凉,每一个家庭背后都有着难言的苦衷。

人生不仅有着跌宕,还有着与生俱来的悲凉,每一个人都是如此,概莫能外。

不同的是,有的故事被别人发现了,有的故事默默的随风消散了。

将老人送进医院后,外科医生一眼便看出了问题:应该是股骨颈骨折。

其实对于这样的老人来说,股骨颈骨折是很常见的情况,毕竟已经骨质疏松的老人是很容易跌跤的。

但是,对于这位老人来说,却又透露着一丝不正常:在炎热的夏季他为什么会住在楼顶?他什么时候跌跤的,儿子为什么毫不在意?

将病人交接给外科医生后,我带着这些困惑和感叹离开了医院,又去执行下一次急救任务了。

第二天,外科医生印证了我心中的猜测:“导致老人左下肢疼痛不能行动的原因正是股骨颈骨折,同中风没有任何关系。”

“住院手术去了吗?”

外科医生笑了笑:“一看家属的样子就不可能住院治疗,更不要说手术了。签字回家了。”

这原本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很多老年人在骨折后家属都会选择保守治疗。

这些选择都无可非议,毕竟患者已经高龄,手术也存在一定的风险。

原本我应该很快就将这位住在天台上的大爷忘记,毕竟在我的生命中有太多的悲欢离合走过。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一周后我再一次接到了急救任务,而地点正是这个就连空气中都漂浮着一股沸腾之气的七楼楼顶。

急救中心的指令说:“患者喘不过来气”。

“难道是肺栓塞,还是中暑了?”毕竟对于一位骨折后长期卧床的老人来说急性肺栓塞的可能性不能排除,最重要的是在这种石棉瓦搭建的棚子里中暑的可能性同样不能排除。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我们很快便赶到了七楼。

出了老人的儿子之外,在现场的还有另外几个人。

他们正站在棚子外面抽着烟议论着,老人还是如同上一次那般只穿着裤衩躺在床上。

不同的是,这一次老人没有了呻吟声。

没有了呻吟声,是因为老人已经心跳呼吸停止,死了!

“这就是喘不过来气?真是一群白痴!”我一边做着心肺复苏一边骂着家属。

我在电话里多次询问老人是否还有意识,家属多次告诉我只是喘气不行。现在,却又说老人这个样子已经快有一个小时了。

“心跳呼吸已经没有了,还要不要送医院?”持续的心肺复苏和棚子内沸腾的空气让我自己气喘吁吁。

老人的儿子问:“确定没有了吗?”。

“确定没有了,你看心电图都已经以一条直线了!”

“哦,那就算了吧。幸苦你们了!”他让我停止抢救工作,也表示不在将老人送进医院。

签完字后我们离开了,在走下七楼半的时候,我忍不住再次回头看了看哪件曾经为老人遮风避雨的简陋棚子。

我不知道子女为何要将老人安排住在这间烤炉之中,也不知道老人在临终之时心中作何感想。

但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天堂,只有人间。

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往,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处。

留下的只是那件破败的石棉瓦棚子,留下的只是我的心中的感慨。

作者简介:

最后一支多巴胺,急诊内科医生。关注人情冷暖,致力医学科普。微信公众号:最后一支多巴胺(ID:last-dopamine)。合作、投稿、交流,邮箱:last-dopamine@foxmail.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注册送58发布于健身减肥,转载请注明出处:本身身边的社会风气之住在101的公公

关键词:

上一篇:金沙澳门官网58588银镯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