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看了浙江小百花的陆游与唐琬,重读钗

来源:http://www.hosts99.com 作者:养生保健 人气:189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图片 1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陆游是在沈园写下这首著名的《钗头凤》的。沈园位于绍兴东南。 这是一篇流传千古的佳作。它描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悲剧故事。

据周密《齐东野语》卷一、陈鹄《耆旧续闻》卷十以及刘克庄《后村诗话续集》卷二等书的记载,陆游初娶唐琬为妻,夫妻间感情一直很好。不料世事无常,陆游的母亲很不喜欢这个媳妇,而且怀疑唐琬挡了陆游的仕途,逼迫陆游休了唐琬。陆游另娶,唐琬也改嫁赵士程。

南宋高宗 绍兴二十五年,陆游在家乡山阴闲居。一个宜人的好春天气,他偶然到城南沈园游玩,不期和前妻唐琬在园中相遇。这时的陆游已经三十一岁,并且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唐琬是同丈夫赵士程一起来沈园游玩的,也未曾想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陆游。出于礼貌,唐琬遣仆人送酒给陆游,陆游心中非常凄苦,前思后想,辛酸难当,挥笔在沈园壁上题下这首《钗头凤》。

后来唐琬看到了这首词,也和了一首。唐琬的和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陆游一直没有忘记这位无辜被弃、郁郁早逝的妻子。在他的诗集里,曾再三提到沈园的那次最后会面,表示难以消释的悲痛。直到他八十四岁,也就是去世的前一年,还在一首《春游》诗中提到这次偶遇和死别。

在唐宋诗词全集中,这是所收集到的全部以《钗头凤》为词牌的两首词。可见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最早记录陆游、唐婉故事的,源于南宋陈鹄的《耆旧续闻》,其中写道: 余弱冠客会稽,游许氏园,见壁间有陆放翁所题词云:“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恨,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笔势飘逸,书于沈氏园,辛未三月题。放翁先室内琴瑟甚和,然不当母夫人意,因出之。夫妇之情,实不忍离。后适南班士石其家,有园馆之胜。务观一日至园中,去妇闻之,遣遗黄封酒果馔,通殷勤。公感其情,为赋此词。其妇见而和之,云“世情薄,人情恶”之句,惜不得其全阕。未几,怏怏而卒,闻者为之怆然。

陆游,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人。生于1125年,卒于1210年,终年85岁。

上文中说到“辛未三月题”,依照干支纪年,陆游生活在宋高宗时的“辛未”年在 绍兴二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151年春(与1155年之说有点出入)。

那时的南宋软弱无能: 1140年,绍兴十年:金军向南宋大举进攻,岳飞带领岳家军,在郾城大败金的主力骑兵,乘胜收复了许多失地,其他几路宋军也取得了许多战果。岳飞高歌《满江红》。 第二年,宋高宗和秦桧向金求和.高宗发十数道金牌,诏令岳飞等人班师。秦桧制造了臭名昭著的“岳飞冤狱”,以莫须有罪名杀害岳飞及其儿子岳云。同年10月,宋、金达成了和议《绍兴和议》,宋向金称臣,金册封宋康王赵构为皇帝;以淮河至大散关为界,南属宋,北属金,宋每年向金纳贡。两国形成了南北对峙的局面,只维持了二十年。

由于陆游一直主张抗金,自然受到主和的秦桧的排挤、打压,一直不太得志。

沈园相见后不久,唐婉因抑郁成疾与世长辞。陆游一生坎坷、奔走于抗金复宋大业,未果。晚年隐居于绍兴城外的鉴湖三山。每入城,必登禹迹寺眺望。

游二十岁曾作《菊枕诗》,失传。六十三岁,偶过沈园,触景生情,题二绝句诗云: 其一: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泌幽香。

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其二: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六十八岁,再游沈园,题诗。小序云: 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三易主,读之怅然。 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旧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七十五岁,唐婉逝世近四十年。重游沈园,作《沈园》绝句二首。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八十一岁,做梦游沈园。及醒,感慨系之。作诗云: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八十四岁,离辞世仅一年时,游不顾年迈体弱、再游沈园。作《春游》诗云: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是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沈园后来几经更手,1949年时早已只剩一角。

1962年,郭沫若先生慕名访沈园,巧遇从外地回绍兴省亲的沈氏后人,送先生《陆游诗选》一册,回京后,郭沫若先生填写一阕《钗头凤》词,以表谢意。词中也反映了当时沈园的颓废状况:宫墙柳,今乌有,沈园蜕变怀诗叟。秋风袅,晨光好,满畦蔬菜,一池萍草,草,草,草。沈家后,人情厚,陆游一册蒙相授。来归宁,为亲病,病情何似,医疗有幸,幸,幸,幸。

今天在情人节前重读《钗头凤》,为诗翁的人生爱情悲剧而感叹,试填一首《钗头凤》,也算是情人节的礼物:

哀诗叟,惜失手,婉妻离后重聚首。春依翠,心憔碎。山盟易立,母令难违。悔!悔!悔!国无晭,河山抖,满腔炎血民乏辏。怜天配,吟绝对。无能回挽,断缘今辈。醉!醉!醉!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注册送58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昨天晚上看了浙江小百花的陆游与唐琬,重读钗

关键词:

上一篇:隐私门和姑奶奶(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