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正剧的终身

来源:http://www.hosts99.com 作者:养生保健 人气:87 发布时间:2019-11-10
摘要:核心提示: 渔夫们在鸬鹚的脖子上套上绳子或环圈,鸬鹚抓到鱼也吞不下去。只有把鱼给予渔夫,渔夫才会给鸬鹚吃一些小虾米或猪内脏。若是逃跑,脖子上有绳圈的它们一定会饿死。

核心提示:渔夫们在鸬鹚的脖子上套上绳子或环圈,鸬鹚抓到鱼也吞不下去。只有把鱼给予渔夫,渔夫才会给鸬鹚吃一些小虾米或猪内脏。若是逃跑,脖子上有绳圈的它们一定会饿死。长期被渔夫喂虾米和猪内脏,导致鸬鹚营养严重不良,难孵蛋,由人类帮助孵出的后代大多体弱,很难长大。

打上类似标签的题材其实不少见但是,这一步可能有些不同,注定不会成为大众喜欢或者广受关注的影片(假如不是获奖的话应该很多人都不知道吧)。实际上看第一遍的时候很多不理解,不能明白它想表达什么,后面讨论了下包括回想了一些细节,大概主人公的一生是个无法改变的悲剧。影片中三部分的标题感觉写得特别好,i-little 是被别人赋予的一个名称,别人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ii-Chiron 自己的名字,我是我,不是你们定义的我;iii-Black 是凯文给我起的爱称,我选择并接受了这个,因为是我爱的凯文取的,即使凯文和我是同性。

鹚是被人类驯养虐待的过程中几近灭绝的动物。

然而凯文已经选择了平凡的人生,有了妻子,有了小凯文。而Chiron只是沉浸在多年前凯文的回忆里,而且也只能如此选择。长大后变强壮了可是内心依旧是担惊受怕的没有安全感的小男孩,最后一个理解他的人,也会在多年后的这次见面之后,了结。谁也不知道Chiron最后会是怎样。

虐待般的驯养方式:渔夫们在鸬鹚的脖子上套上绳子或环圈,鸬鹚抓到鱼也吞不下去。只有把鱼给予渔夫,渔夫才会给鸬鹚吃一些小虾米或猪内脏。若是逃跑,脖子上有绳圈的它们一定会饿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怪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长期被渔夫喂虾米和猪内脏,导致鸬鹚营养严重不良,难孵蛋,由人类帮助孵出的后代大多体弱,很难长大。

图片 1

鸬鹚数量已经越来越少,直至2006年,从福建省开始,将鸬鹚捕鱼设为禁止。这种生物才得以苟延残喘。

有文人写道:鸬鹚,忙碌一生,终不能饱餐一顿;渔人,终究不肯给予鸬鹚真正的回报,哪怕只是在它老去的最后时光。

或许有些人根本不相信我的话,他们可以去翻一翻现在小学中学的语文课本,里面已经没有了鸬鹚。

美与丑的界限模糊不清,在你极力美化它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在丑化人类的罪恶行径?

图片 2

嘉兴,西塘,鸬鹚捕鱼

悲剧的一生

小时侯,没见过鱼鹰。偶尔在电影上看到,觉得它是很忠诚的鸟。捕了鱼却不吃,吐到船上,献给老渔翁。渔翁的生活因此很浪漫,有几只鱼鹰伺候着,就可以过上轻轻松松的田园生活了。来到蒙特瑞半岛后,才见到鱼鹰,英文叫cormorant,乍一听有点像comrade,但这个字是从拉丁文corvus marinus,即“海鸦”,集合而来。英文的鱼鹰可没有“同志”那么美好的联想,这个词常常用来比喻贪吃的人。而且,鱼鹰不好看;黑不溜秋,长脖子,勾喙、大肚子,羽毛粗糙。同样是黑色,但渡鸦却有肃穆的威仪,而鱼鹰形象猥琐,一副刁钻的样子。它的个子比海鸥要大一些,却没有海鸥飞行得优雅,动作起来扑棱扑棱的,更无法和鹈鹕的稳健和迅猛媲美。虽然它有学名“鸬鹚”,我却没听见过谁使用这雅号。南方人俗称它“水老鸦”,倒是和英语的本意不谋而合。 然而,鱼鹰的悲剧并不在于它长得难看,而在于它被驯化来为人捕鱼。我不知道人是怎么训练鱼鹰的,但一切训练都是制约,都是条件反射。顺之有奖励,逆之有惩罚。久而久之,训练让你觉得非那样不可。主人还让你觉得那是唯一的,若非最好的生活方式,让你忘记与生俱来的自由,忘记你原有的野性,甘心情愿地接受主人给你设定的生活:从生到死,从吃食到生育,都为你安排好了,让你觉得这就是最美好的生活,至少和主人在一起有个安稳的窝,有生存的保障;而世上其他生物,少说也有三分之二,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许多动物都被人驯化利用,但鱼鹰似乎最惨。渔夫在它脖子上下了套,使它无法吞咽大一点的鱼。捕到大鱼,鱼鹰不得已,只好吐到船上。渔夫就给它一条小鱼吃,以兹奖励。我不知道鱼鹰是怎么想的,也许它根本不会思想,只知道主人喂了自己,因此感恩戴德。它用大鱼换小鱼吃,非但不觉得吃亏,也许还认为主人是关照自己。它不明白脖子上的套是渔夫下的,还以为是自己天生脖子细,不配吃大鱼。它早已忘记自己的脖子本来是很粗的,也许它从小就被套着,根本不知道。如果你告诉驯化的鱼鹰,野生的鱼鹰脖子很粗,能抓到的鱼都能咽下去,没有什么梗塞的感觉,它完全无法理解。 有人可能会说,牛有鼻环,马有嚼子,被人驯化的动物都有个紧箍,由人控制着。但牛马多少还要依赖人。人给它们提供住所,抵御风霜雪雨。冬天没吃的了,人给它们干草吃。它们生病了,人会给它们医治。可鱼鹰完全可以不依赖人啊!鱼,它什么时候都可以自己抓来吃。天气也无奈它那粗糙但却厚实的羽毛,它根本不需要人给它任何帮助。它完全可以飞走,享受自由的生活,吃自己抓的大鱼——只要它能够挣脱脖子上渔夫给它下的套,并摆脱训练出来的习惯。

苦命的鱼鹰

朋友白山是个悲天悯人的人。

一天傍晚白山登上了一条渔船,边就着鱼虾喝着小酒,边欣赏江上的美景。突然他看见一排木头架子立于江中的波涛之上,那架子上蹲着七八只鱼鹰。白山问船夫:“天都这么晚了,鱼鹰怎么还不弄回家去啊?”船夫说:“你不知道,这玩意儿特别腥,如果弄回家去不仅一家人睡不着觉,就是隔壁邻居也受不了的。”“那么它们就待在江上?”白山问。“就待在江上。”“一年四季都这样?”“一年四季都这样。”白山再看那些鱼鹰,个个黑不溜秋的,瞪大了眼睛,似乎在与自己对视。一双脚牢牢地抓住木头架子,就像傻子似的。白山的心中顿起怜悯,心想:这玩意儿真是可怜啊,刮风下雨时它待在江上,飞雪漫天时它也待在江上。“就这么待着”就是它们的命运,就是鱼鹰的命运。想着想着,白山就吃不下了也喝不下了,江天美景自然也变得残忍和灰暗了。

船夫告诉白山,白天打鱼时他们会把鱼鹰们带上,打完鱼就把它们往架子上一拴,方便得很。鱼鹰的脖子被勒住,只能吃小鱼,大鱼吞不下,因而可用于捕鱼。白山不知道的是这玩意儿特别腥,遭人厌恶,不像人类豢养的其他牲畜走兽,在工作之余还能与人之间结下深厚或者不深厚的感情。人一面利用鱼鹰一面又非常地讨厌它,甚至都不吃它的肉。一只鱼鹰的寿命大约二十来年,二十岁左右就是没死也不能抓鱼了。因为肉腥所以也不能吃,就这么挖一个坑将它埋了。也有人不信邪,吃了鱼鹰肉,结果恶心得上吐下泻,多少天都缓不过来。而且身上的腥味儿经久不散,别人一闻就知道你吃了鱼鹰肉了,由于厌恶大家都躲得远远的。

二十年的时间,就是一块石头也能捂热发烫了啊。人与鱼鹰相处二十年怎能忍心就这样将它埋了?船夫说,也有好心的渔民给年老不中用的鱼鹰喂一点小鱼,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把它们给埋了。自然是活埋,鱼鹰不能抓鱼活埋也很正常。

回到宾馆,白山怎么都睡不着了,他想着江上的那些鱼鹰。于是披衣下床,来到临江的阳台上。下面的江水漆黑一片,起雾了,烟波浩渺中他看不见鱼鹰,但知道它们就在江上正抓着那些木头架子

鸬鹚怎么死去?

这样的情节,总是太凄美;但这样的事情,依旧还在发生。

江枫渔火,蓑衣竹排。在久远的印象中,鸬鹚是矫健敏锐、富于活力的。我们往往会惊叹于它深潜水底、高效敏捷的捕鱼技巧,同时也会从它被主人勒住脖子、吐出鱼儿的模样中感到它们的无奈与可怜——始终是吃不饱的饥饿状态。

这样的场景,人类的精明体现无疑,动物的天性被人为利用起来。在捕鱼人眼里,鸬鹚只是捕鱼的工具,它的地位与渔船、渔网无异。渔人重视鸬鹚,也仅因为它们能够带来利益。插一句话:在很早以前,鸬鹚数量的多少是与渔夫的身份地位挂钩的,旧时水上人家男婚女嫁,考量对方家境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鸬鹚的多少。

但,鸬鹚毕竟是动物,是要吃食的。现在随着鱼数量的减少,养了十几年的老鸬鹚往往很难再捕到鱼,主人就不得不考虑它的喂食成本了。由于饥饿,鸬鹚日渐消瘦,头部开始浮肿起来。

图片 3

图片 4

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终究发生了。月亮上梢时分,渔人抓起鸬鹚,拿着烈酒、气灯上路了。在一处空旷地方,在挖好的土坑旁,点亮气灯,照亮了鸬鹚回天国的路。接着,渔人用手掰开鸬鹚的嘴巴,就像以前从这张嘴巴里抠鱼儿出来一样,只是这次是倒酒进去。鸬鹚的反抗毫无作用,扑腾几下,脖子一歪,栽倒在地。在昏黄的灯火下,渔人在鸬鹚的身体上掩上一层薄沙。

图片 5

很长时间里,我一直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渔人因考虑成本而决定不再喂养年老的鸬鹚,为什么不选择放弃,让鸬鹚回归自然,在自然中慢慢老去、死亡?

后来,千方百计寻到了其中的缘由,让我觉得更加悲凉:放生的鸬鹚虽然老,但是回归到水里,还是会与人类抢夺有限的鱼资源,为了不被夺食,也只能灌酒送它西去。鸬鹚,忙碌一生,终不能饱餐一顿;渔人,终究不肯给予鸬鹚真正的回报,哪怕只是在它老去的最后时光。

人对动物是如此,人与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注册送58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决定正剧的终身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