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下)_风险(11)

来源:http://www.hosts99.com 作者:养生保健 人气:195 发布时间:2019-07-27
摘要:危机 [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危机 [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招聘会的日子到了,见面的机会也如期而至。 一连好几天,小骁一回到家就一边做饭一边给亚兰打电话,

危机 [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危机 [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招聘会的日子到了,见面的机会也如期而至。

一连好几天,小骁一回到家就一边做饭一边给亚兰打电话,在锅碗瓢盆的伴奏声中听小骁的长吁短叹。

初秋的早晨,天色湛蓝湛蓝的,微风和熙,空气清新。苏岩开车出了家门,自由和清爽浸入心脾,一扫连日来心头的阴霾,心也随着风和日丽的天气舒展开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失业以来,他躲在家里,多半时间是窝在阴凉的地下室,一是为了躲避夏日炎炎的高温,也是为了躲避终日唠叨的娴。突然来到外面的世界,他觉得阳光有些刺眼,但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真好,暖洋洋的,像有一只温柔的手在抚摸着他。他打开了车上的CD,淡淡的音乐在耳边响起,尾随着缓缓移动的车流,他眯起眼睛,让自己的思绪自由流淌,不着边际,漫无目的。。。

每次电话一通,短则1~2个小时,长则3~4 小时,小骁滔滔不绝,诉说着她结婚十几年,为老公为孩子为家庭放弃考医生及读学位的各种机会,含辛茹苦相夫教子,却在老公事业稳定、孩子懂事、日子刚刚安逸之时,遭遇老公心有旁骛,钟情于第三者。伤心,失望,不甘,痛心,每每说到动情处,小骁失声痛哭,亚兰也潸然泪下。亚兰同情心疼小骁,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无怨无悔地充当一个优秀的倾听者,希望小骁通过诉说缓解内心的焦虑和忧郁。

说实话,苏岩一直很渴望见到亚兰,虽然他曾经看到过几张亚兰的照片,但亚兰的形象始终“活”不起来。他可以想象她的一颦一笑,但毕竟是想象。有时觉得亚兰离他很近,尤其是夜深人静他们电话聊天的时候,近得有种耳鬓厮磨的感觉;但有时又觉得很远,心里空落落的,毕竟没有一点“真凭实据"。他希望见到亚兰,但男人的自尊又让他难以启齿,怕亚兰有误会。苏岩的心里很干净,实在没有一丝龌龊的念头。但毕竟双方都是有家室的人,心里的情谊还是保留在网上,不要牵扯到各自的现实生活。只是,他们已经知道太多彼此的生活,已经成为彼此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这对处于失业、家庭双重压力的苏岩来说更是如此。

由彼及己,亚兰不由念叨周平的好。周平虽说学历低能力有限,但长得高大英俊,他身边也有不少女人对他表示好感,可周平不为所动,对亚兰可谓忠心耿耿,别无二心。曾有那么一次,朋友议论男人有钱就变坏,周平当即一脸严肃地说:“无论贫穷富贵,我绝不会离开亚兰;即便亚兰要离开我,我也死缠着不放。”亚兰从心里知道,周平是当真的。如果哪天自己要离开周平,他一定会痛不欲生,像小骁那样伤心、失望和不甘。唉,共同生活十几年,彼此都付出了太多,离婚对双方的伤害实在太大,对孩子的伤害更是不可估量。婚姻是一生的承诺,如能将就,也许还是维持的好。

亚兰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这个问题苏岩已经问过自己千百遍了,自从第一次看见她跳芭蕾舞的照片,他就有一种想看看她的正面的冲动。随着越来越深的了解,他就越来越想看见她。

如此天天与小骁通电话,使得亚兰晚上上网的时间大大减少,有时根本没来得及上网就上床睡觉了。就连中午时间,也有这样那样的杂事,很难静下心上网闲聊。偶尔在网上碰见苏岩,自然会亲切地互相问候、交换一下近况,即便话不多,平和中却透着关切;有时候一两天也凑不到一块,就互相的留言问候,牵挂和关爱,尽在其中。

今天就要看见她了。苏岩的心在“嘭、嘭”地跳着,脸也“唰”地红了。他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自己,嘴角一翘,嘲讽了自己一下: “想什么呢?只是心灵的朋友,不要胡思乱想。人家只是可怜你,帮你渡过难关罢了。”

不知不觉之间,和苏岩之间的互动平缓了许多。亚兰仍然会在不经意间想起苏岩,只是较以前淡定从容了许多。

苏岩虽知道亚兰的职业,但不知道她具体的工作单位。今天约到图书馆来会面,苏岩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安排。这就是苏岩的风格,他从不要求什么,但如果得到,他会很感激。像今天这次会面,若不是机缘巧合,他肯定不会贸然提出;亚兰主动向自己提供招聘会的信息,又善解人意地回应自己图书馆相见的暗示,他心里还是觉得美滋滋的。一是他真的渴望见到亚兰;再者他知道亚兰是一个很矜持的人,能欣然应允相见,是他们两人关系的一个新的突破。从心灵的朋友到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这个意义还是蛮大的。但这也可能会导致关系的倒退或者终结,因为在网上或即便是在电话中联系,毕竟还不是那么直接,人会有意无意地掩盖自己的缺点,也会有意无意地夸大对方的优点。但在现实中就“赤裸裸”了,所以才有了“见光死”一说。

在亚兰围着小骁转的这段时间,苏岩也不得不围着妻子转。因为纽约市政单位进一步减薪裁员,苏太太也从全职工变成了每周上班2天的临时工,工资大大减少,还失去了医疗保险。娴在如此打击之下,脾气变得很暴躁,有事没事就唠唠叨叨,腻腻歪歪。苏岩虽不胜其烦,但也只能好言相劝,陪伴左右,尽量做个好听众好丈夫。这样一来,苏岩只能等夜深妻子熟睡后才上网,而那时亚兰通常也已下网休息了。

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自己不会以貌取人,从照片上看,亚兰也长得清秀可人,绝不至于让自己反感。苏岩又在车的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自己,没有刻意装扮,但绝不邋遢。这还得归功于苏岩良好的心理素质和生活习惯。失业归失业,苏岩每天的生活起居还是很有规律,每天清晨按时起床,洗澡刮脸,一丝不苟。今天虽然穿便装,也还是干净整洁。这样也好,这就是生活中的苏岩,偶尔会丧气,偶尔会赌气,偶尔会发脾气,但总而言之,还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有一定生活阅历,老成持重,温文尔雅的男人。

有相当长一段日子,苏岩没机会跟亚兰深聊。苏岩对亚兰的思念日益加深,想着她入睡,想着她醒来,难得动笔的苏岩写下了《你在我的梦里》:

苏岩自信自己不至于让亚兰讨厌,倒不是觉得自己英俊潇洒,而是认为自己从不刻意隐瞒什么,坦率诚挚,网上网下是一样的,所以也不怕见面。想到这里,苏岩自己笑了,觉得自己这么思前想后,如同对待面试一样,说明心里还是很在意的,为什么呢?为什么对一个网友,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这么在意呢?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期望什么,虽然很模糊,很朦胧,自己还是在期望着什么。和面试一样,自己期望的是得到那份工作,希望展示自己的聪明才智,希望能给招聘者一个满意的印象。自己对亚兰有什么期望呢?从网上的好友,到心灵的朋友,到生活中的挚友?也许是吧,也许还有更深的期望,所以才那么在意。自己也想有一个“红颜知己”,自己也期望一种“浪漫”关系?想到这里,他的脸又红了。不对吧,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有更深的关系,即便在对亚兰说“我爱你”的时候,也是安慰的成分多一些:亚兰在《他和她》所表达的那种迷惑,那种挣扎,那种无助,那种期待,那种渴望,令苏岩吃惊、震撼、不能自已,他还能说什么呢?!这个“爱”字,关爱呵护的成分更多一些,并不是男女之爱,至少当时说的时候心里是这样想的。

你在我的梦里

苏岩本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泛泛之交的人甚至认为他木讷呆板。像苏岩这样的人也能和“浪漫”二字挂钩,这个世界突然就丰富多彩了:那个提着公文包匆匆赶路的家伙是不是要赴约会?那个在路边张望的少妇是不是在等待她的情人?苏岩这么想着,突然感到这个世界的诡谲和自己的荒唐,我在干什么?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吗?他的灵魂挂在车顶上在审视着他,然而结论是否定的。我并没有期望一个浪漫的约会,我只是想看看她,看看这个在我生活中关心我的人,在我颓废时支持我的人,我要当面感谢她,让她知道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要告诉她,她的支持对我多么重要,仅此而已。这样想着,他就心安理得了。

我不曾见过你,但我好想梦见你。每天晚上入睡时,我会努力地想你,希望你出现在我的梦中。每天早上醒来时,我的脑海里一片茫然,你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遗憾。

整整一个上午,苏岩魂不守舍,迷迷糊糊地赶到招聘会场,又懵懵懂懂地听讲座交简历,再茫茫然地离开会场,苏岩心里萦绕的全是亚兰。好不容易捱到中午,他马上溜号,开车去见亚兰。

在我卧室的窗台上,有一盆茉莉花。一朵朵白色的小花,肆意地绽放着。我把鼻子凑近却闻不见花香,数着八片娇嫩的花瓣,遗憾。

转眼间来到xx大学的校区,车速慢了下来,苏岩正寻思着在哪里停车,突然看见手机的信号提示,有一个短信。他把车停在路边。短信是亚兰发来的:“你还在路上吧,怕电话打扰你开车。短讯告诉你xx街拐角处的泊车场。停好车就来图书馆等我吧。”苏岩的心里又有一股热流涌过,多么周到细心体贴的人啊。。。

今天肯定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今天清晨,我躺在床上,当意识回归我的身体时,我真真切切地看见了你。我不知道,你是我梦中的最后一幕,还是我醒来的第一思念,但这并不重要,你是那么真切地靠近我,我幸福地眩晕。更幸福的是,你是伴着花香来的,那淡淡的茉莉花香也是如此真切,所以我不怀疑我的梦。

苏岩停好车,向图书馆的大门口走去。正是中午时分,路上人来人往,多是朝气蓬勃的学生。青春,多么美好的时光啊。看他们个个神采飞扬,精神焕发,置身于年轻人之间,苏岩也觉得世界充满了希望。失业怕什么,只要努力肯干,工作总会有的。唉声叹气只是自己挫败自己,于事无补。娴的唠叨,就让她唠叨好了,只要自己不灰心,别人不会影响到自己。

我躺在床上,努力延长着我的幸福,眼睛没有睁开,眼泪却溢出了眼眶。。。

转眼来到图书馆门口,苏岩看见一个女生坐在台阶旁边的草地上看书,应该不是亚兰吧?No,是个白人姑娘。苏岩心血来潮,要试试自己的运气。他大踏步地走进图书馆,穿过阅览室,向藏书室走去,他心中暗想着一个数字,是亚兰的生日,他顺着一排排标有数字的书架,来到他要找的那排,探头一看,果然有一个黑头发女人在专心看书。苏岩心中暗喜,绕过另外一排书架,悄悄地走近她。那长长的瀑布一般的黑发披在肩头,细腰长腿,不就是那个跳起来跃向舞台一角的舞者么?!苏岩再接近一些,看到了她的侧面,光润的脸庞,玲珑的耳轮,小巧精致的鼻梁,微微上翘的嘴角。。。,多么熟悉的身影!她就是亚兰!他不再犹豫,悄悄跨进一步,与亚兰并肩而立,默不作声。亚兰侧过头,怔怔地看着他,眼神从惊讶到温柔,一丝笑意升起,举起手挥向苏岩却在中途转了个弯,往靠窗处的一排沙发一指,抱着书走去。

亚兰在单位午饭时看到苏岩的这篇博文,一抹浅笑在嘴角浮现,心领神会,她知道那个“她”就是自己。那淡淡的相思,那甜甜的恋念,那隐隐的情谊,清新隽永,令人着迷陶醉。亚兰不由得发自内心地赞叹:好一篇温馨婉约令人心动的短文。

亚兰想象过各种各样的会面场景,音乐会票买在一起的,地下党接头式的,迎头撞上的,失之交臂的。。。,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么不精彩的。她坐在沙发上看着局促地站在一旁的苏岩,这就是那个让她时时想念着像大哥哥又像小弟弟一样的人吗?个头不高却健壮结实,老实敦厚却又聪明调皮,看着他宽宽的额头,浓黑的眉毛,一双有神的眼睛现在却显得羞涩,她越盯着他看,他越手足无措。

亚兰轻轻朗诵着这篇短文,猛然间惊觉自己有一段时间没跟苏岩聊电话,甚至网上聊天也较以前大大减少,难怪苏岩那么想自己,还那么细心地记下梦见自己的心情。自己又何尝不想他呢?!

“还没看够啊?!该我看你了。。。”苏岩说着,反宾为主,盯着亚兰看了起来。亚兰脸红了一下,随口说道:“有什么好看的,我把这几行code抄下来,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俯下身,在一张卡片上抄了起来。

想他不如跟他说话!亚兰当即给苏岩发去悄悄话:“《你在我的梦里》清新又温馨,好喜欢。”

太阳透过落地窗照进来,亚兰全身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中。苏岩心中感叹着:她真是我的天使,我心中的天使,披着霞辉来拯救我的。。。,心里在向他的上帝称谢祷告。眼中不觉溢满泪水,他不愿擦去,心里祈求让这个场景永驻。

可惜,等了好一会都没见到苏岩的回复。原来,他并不在网上。亚兰心里多少有点遗憾。

亚兰抄完了她的东西,看见苏岩还站在那里发呆,关心地问他:“你怎么了?招聘会累吗?过来坐一下吧。”

亚兰正觉得索然无味之际,突然听到邻座女同事失声痛哭起来,急冲冲地跟另一个女同事叽叽咕咕说了几句话,就哭哭啼啼地离开了办公室。随着邻座同事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阔太同事们对邻座女同事的议论声也渐渐清晰入耳。

苏岩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近沙发,坐了下来。

亚兰平时不跟她们一起外出吃午饭、购物,无形中跟她们比较疏远,自然不好去凑这种热闹。可她们高谈阔论起来毫无顾忌,亚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假寐,还是听出了故事大慨:邻座是在感情事业两茫茫的节骨眼上碰到长她十几岁却对她一见倾心的丈夫,一家小保险公司的owner。不知是贪图他的钱财还是为他的真情所动,她嫁给了他。婚后两人没什么共同的兴趣爱好,但她很享受他带给她的富裕生活,倒也相安无事。可惜金融危机改变了一切,她丈夫的公司破产债台高筑。她熬不住荣华不再的生活,在一次酒会上又结识了某个富商傍上大款,闹起了离婚。她丈夫人财两空万念俱灰,得了忧郁症,今天酒后驾车,终于出了车祸。。。

“你在抄什么?做完了吗?”

又是一桩经不起考验的婚姻!亚兰心里不由感慨万分,如今世风日下,金钱利益至上,哪里还有什么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结婚离婚草率得如同儿戏,婚姻已脆弱得不堪一击。这真不知是社会的进步,还是人类的悲哀。亚兰不敢站在道德的高度谴责邻座同事无情无义见异思迁,但至少她觉得人不该如此薄情寡义。毕竟,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尤其是现在经济动荡,投机者众,既可一日暴富也能一夜赤贫,追逐金钱物质,欲壑难填,到头来很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神马都是浮云。

“你上次帮我找的材料,我一直在学习,现在好像有了新的版本,我来查一下有什么改进。你工作的事有眉目吗?”

静心想想,其实只有真爱,才是照亮人生之路的明灯。爱,让人不虚荣不浮躁不狂妄;爱,让人有温暖有慰籍有依靠;爱,给人信心给人动力给人希望。爱,才最值得珍惜呵护。亚兰不由地想起周平和苏岩对自己的爱。周平的爱很平常很平淡,波澜不惊之中却给自己实实在在的一个家,无可置疑有一份安全感;苏岩的爱深沉绵长,沁人心脾,温馨隽永堪为心累时歇息的一个驿站,舒心解乏的心灵避难所。周平和苏岩的爱,内容和形式不一样,但都值得自己好好珍惜和呵护。。。

“嗨。。。”苏岩轻叹了一口气:“发了几十封申请,只有两三个单位对我有兴趣,但都是电话面试一下就没有音讯了;今天的招聘会也了无新意,现在的工作难找啊。。。”

附录:《情网》的相关链接:

“是啊,现在经济形势还没有好转,像你这种高端人才可能更不好找工作。太太对你还好吧?”

(点击下列目录,即可直接阅读各集故事)

“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哪里有好脸色看?!算了,别说这些烦心的事了,让你跟着我发愁。”

《情网》:

“要不然你就放下身段,有什么干什么,其实在简历中留下空白对以后也不利。”

《从红蓝颜到直面危机》 ——

“我也试过一些较低的职位,但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第一关就刷下来了,over-qualified 。。。”

危机 危机 危机

“那你就不要把以前所有的学历、工作经验都写进去,只写跟他们职位相关的学位和经历。”

危机 危机 危机

“那不是骗人吗?”苏岩一脸的疑惑。

《情网》

“哎呀,你这个书呆子。这是很正常的,你大材小用他们还占便宜了呢。”亚兰揶揄道。

继续忽悠红蓝颜 __

亚兰其实是对的。在现实生活中,亚兰比苏岩要灵活得多,能进能退。她的方针是直接接近目标,不做或少做无用功。不像苏岩读了博士又改行做计算机,最后时运不济,还是被lay-off。这也许是美国社会的特点,没有老本可吃,人人努力向前。没有后门可走,机会大致相当。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苏岩看着眼前的亚兰,心里暗暗和娴做比较。亚兰开朗聪明,富于进取,又不失温柔体贴,还有一些幽默和善意的狡黠。娴却是依赖成性,不思进取,顺境时得意忘形,逆境时怨天尤人。“唉,那又怎么样呢?”苏岩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闷闷不乐。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细心的亚兰看出苏岩的郁郁寡欢,体贴地说:“不是我让你弄虚作假,只是说要审时度势。不要怕别人小看你,有工作总比没有强。这样你在家里也好过一些。好了,好了,在这里说话还怕吵到别人,我们出去吃饭吧。”

他们一起走出图书馆,外面阳光很强,亚兰似乎有些热,双颊绯红,鼻尖沁出细细的汗珠。她脱下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短袖的针织衫,两只裸露的胳膊在阳光下显出健康的光泽,珠圆玉润。他们一边走,一边聊。在过一个路口时,迎面过来一辆车,苏岩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亚兰的胳膊,领着她,把她带过马路。亚兰不好意思地抽出手,心里却有一些感动。

亚兰把苏岩带到一个饭馆,热情地跟老板娘打着招呼,看来她是这里的常客。他们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她要的米粉和一份汤很快就上来了。亚兰熟练地分汤给苏岩,这让苏岩感到很温暖,如同在家里一般自在。其实他现在在家里并不自在。自从失去工作以来,绝少进厨房的苏岩成了家里的厨子。他唯一“拿手”的就是煮面条,他自己虽百吃不厌,但娴每每看见面条就露出厌恶的神情,弄得苏岩心里狠狠的,想“罢工”但又于心不忍。只好把吃饭时间错开,不看娴的脸色。

亚兰有次说过以后退休回中国去做乡村教师,苏岩开玩笑说我们一起去吧。现在苏岩倒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他想象着农家小院,一棵硕大的枣树下,一张方桌,桌上一盘花生米,两杯白酒,屋顶炊烟袅袅,亚兰围着围裙从厨房里端出一碗西红柿炒鸡蛋和两张大饼,招呼着在屋里改作业的苏岩吃饭,柔和的夕阳照在亚兰的脸上,细碎的皱纹里洋溢着幸福和笑意,苏岩掀开门帘从屋里走出来,伸臂扭腰,舒展着身体,随后靠在枣树黑黝黝的树干上,看着忙活着的亚兰,眼中充满了爱意,当亚兰弯腰往桌上放食物时,苏岩从身后抱住她,头靠在她的背上,喃喃地说:“辛苦了!”,亚兰回过身来,拉着苏岩的手,一起坐下。。。

亚兰拿着筷子,在发呆的苏岩眼前晃了一下,“想什么呢?还不快吃!”

“想你呢!”苏岩不好意思地笑了。

他们没见面时,苏岩也想亚兰,但总是朦朦胧胧,没有具体形象,也没有切实生活的感受。即便是打电话,也觉得空洞遥远。但今天看见亚兰,看见她在他面前走动、说话,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亚兰,他的心里豁然亮了,一种新的生活的欲望滋生了,他在压抑这种想法,但这个念头是如此强烈,他的眼睛追随着亚兰的一举一动,好像离开了这个世界。苏岩在吃饭,他的嘴在机械地咀嚼着,但他的心却飞得很远很远。。。,吃着吃着,他就停下来,呆呆地望着亚兰,直到亚兰提醒他,他才又接着吃。

这时,老板娘又过来打招呼,问要不要再加点别的。亚兰问过苏岩后,婉言谢绝了。吃完碗里的食物,他们就一起走出饭馆。

亚兰一边走,一边说着网上和生活中的种种趣事,说起小骁的婚变,也感叹生活中的繁琐与无奈。像他们在电话中聊天一样,苏岩是个忠实的听众,也会不失时机地发问和评论,让亚兰不停的讲下去。有时亚兰也会奇怪,怎么会从一件事讲到另一件事,苏岩就把谈话的脉络捋一遍,让亚兰接着说下去,苏岩虽然插话不多,但亚兰感到他真的理解自己,会不知不觉地把隐藏很深的话说出来。她自己也感到诧异,她通常也算城府很深的人,并不会轻易和人推心置腹,但苏岩怎么能让她如此放心又如此开心呢?她仔细地看着苏岩,觉得苏岩的眼睛很特别,很有神采,让人感到温暖和信任,当他盯着你看的时候,有种摆脱不掉的感觉。有时觉得他在走神,在想无关的事情,可你的话题刚岔开,他会马上跟过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重述一遍,把你带回到刚才的话题。

他们就这样走着聊着,漫无目的,满有兴致。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他们却越来越依依不舍。最后他们来到苏岩停车的地方,苏岩说可以送她回家,亚兰犹豫着,她并不希望他这样做,说她坐火车回家很方便。苏岩不敢勉强,心里却不愿就此别过,说道:“难得见面说说话,你也走累了,我们就在车上坐一会吧。”

来到车上,苏岩打开音乐,轻柔的钢琴声如流水,如月光,使人的心柔软、颤抖,苏岩把头伏在方向盘上,他不敢再看亚兰,怕自己会忍不住。。。

夕阳西下,晚霞点缀在天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人过中年,人生也要走下坡路了,可曾辉煌?已是往年。今后的路在何方?心系何处?苏岩在认真地思考这些事,我有爱情吗?我爱过谁?谁爱过我?谁可与我共度余生?家庭,孩子,负担,责任,经济上的,良心上的?

“唉。。。”,苏岩长叹了一口气,见过亚兰了,了了一件心事,圆了一个梦。人生几何?是在问人生的长短吗?也许是说人生如几何图画,你我曾经是两条平行线,虽离得很近,却永不能相交;但今天我们已变成两个相切的圆,虽各有自己的圆心,但在某一点交汇;也许我们的圆心会离得更近,直至同心?人生几何?苏岩又在心中向他的上帝称谢,感谢有机会和亚兰相见,祈求上帝给他更多的爱,也许会透过亚兰把爱赐给他?

亚兰也被此时的气氛感动,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却充满柔情,她想用手去轻抚苏岩的肩背给他一分抚慰。手刚抬起来,苏岩却突然转过身,亚兰伸出的手停在空中,显得有些尴尬,还好亚兰机灵得很,顺手把 CD 退出,假装看CD,原来是Kevin Kern 的“The Winding Path”。

“你喜欢?就送给你了。”

“怎么能夺人之爱呢?”

“把TA交给爱TA的人,天经地义。”

“那就不客气了。。。”

“咱俩谁跟谁,我恨不得让你把我也拿了去。”

“我要真拿了,会有人找我拼命吧?”

“有谁会为我拼命呢?我有自知之明。”本来嘻笑着的苏岩倏然间眼神黯淡,颓丧地摇着头说。

亚兰的心突然疼了。看着眼前的这个受伤的男人,她有一种母爱的冲动。想把他搂在怀里,安慰他,让他不要自己贬低自己,糟践自己。她好怜惜他,这个心地善良的男人,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时运不济,却受到如此打击。她想安慰他,让他不对自己失望,鼓起勇气,再重新像男人般站立起来。

苏岩也在想,“The Winding Path”,“曲径通幽”,弯弯曲曲的小径,像人生之路,但总会走到一个地方,这是一条已经设计好的小路,是一条刻意为你预备的小路,把你引领到你的目的地,有时你自己不知道你走在哪里,以为自己是开拓者,从一片荒野上走出一条路,但实际上那条路已在那里,你内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召唤,这个声音有时会很微弱,你必须用心听,这条路有时会很模糊,你要用心去辨别。在这条路上,如果有一个同行者,那该多好啊!

“亚兰,谢谢你。有时我会犯糊涂,想不开。谢谢你的理解和开导。”

“苏岩,你要相信你自己的实力,眼前的这一切都会过去,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我该走了,再见。”

“再见!”苏岩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亚兰的手,彼此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亚兰加上另一只手,双手攥住苏岩的手,叮嘱道:“小心开车。。。”

亚兰下车后,苏岩启动了车,把车缓缓开出,在后视镜中看着亚兰的影子在渐渐变小,但亚兰向他招手的形象却定格在心里,成为永久的记忆。

附录:《情网》的相关链接:(点击下列目录,即可直接阅读各集故事)

《情网》:

《从红蓝颜到直面危机》 ——

危机 危机 危机

危机危机 危机 危机 危机

危机 _危机 危机15

《情网》

继续忽悠红蓝颜 __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注册送58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情(下)_风险(11)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