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 如何赢得美妻归(上)—— 谈谈

来源:http://www.hosts99.com 作者:养生保健 人气:52 发布时间:2019-08-04
摘要:我和小E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就到上海去培训学习了。在这期间,我基本上是一个星期给小E写二到三封信,只要我去信小E就必定会回信。我俩通过鸿雁传书了解彼此的过去和家庭,同时更

我和小E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就到上海去培训学习了。在这期间,我基本上是一个星期给小E写二到三封信,只要我去信小E就必定会回信。我俩通过鸿雁传书了解彼此的过去和家庭,同时更让两人刚刚萌发的恋情得到了稳步发展。 从上海回来后,我和小E的感情产生了飞跃,虽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但除了小E上中班,其他时候我俩都会相互配合挤出时间,像许多陷入热恋中的年轻人那样,一起去看电影压马路享用我俩都喜爱的阳春面手推馄饨小笼包。我为自己去上海前所作出的英明果敢的决定感到自豪!因为在我们这家拥有二千多人的化工厂内,当时有超过百分之八十的未婚青年,其中像我和小E这样从农村招工回来的,起码有一千多人,可想而知,当初如果我不先下手为强,就很难保证三个月后不会后下手遭殃!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作为一名知青,被家乡一家专门生产电影胶片的部属化工厂招工录取,从农村回到了阔别近十年的老家。这家厂座落在美丽的太湖之滨,离市区坐车起码要半个多小时,因此工人上下班都有厂车专门接送。由于我接到录取通知后过了一个月才返城,因此原本接送新工人到厂报到的专车已撤消。所以如果我不能在早上七点去搭乘工厂正常的班车,就只能骑近三个小时山路的自行车自己去工厂报到。因为在农村时骑三五个小时的自行车是等闲事,所以我决定骑自行车去工厂报到。

事实上我回厂后,那位向我提供小E恋爱情况的老知青就马上告诉我,说在过去三个月内,厂里有很多人对小E有意思,但又自惭形秽不敢轻易对小E表白自己的意思,后来有人总算鼓足勇气向小E表白了自己的意思,结果傻丫头也很坦率地向对方表白了自己的意思,说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男朋友就是现在正在上海培训学习的我。据说那帮家伙当时听了都捶胸顿足大喊天道不公,说早知像我这样的人都能追到小E,他们早就对小E发动进攻了!其中表现得尤为愤恨的是那些曾和小E下放在同一个地方的知青,他们觉得自己空守一朵奇葩近十年,结果却被路人Z得了去,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据说当时还有人借酒发疯,口出狂言说等我从上海回来后要找机会和我交交手,就算不一定能从我手中夺回小E,也要让我在众人面前出出丑露露乖平平民愤!后来幸亏有几位当年和我下放在一起的知青,给他们讲述了一些我年少轻狂时的丰功伟绩,才让那些嘴硬骨头酥的家伙闭上了鸟嘴。我在听老知青讲述时,虽然知道他是个本分人不可能说谎,但总觉得他在我和小E的事上添了些油加了些醋。直到后来我和小E恋爱成熟准备领结婚证去厂工会开介绍信时,我才认识到在我和小E的恋情上,厂内的确曾有同事感到不平。

我只化了二个多小时就到了电影胶片厂。这家工厂很大,它占据了整整两座山头,我进了工厂大门还要骑很长一段路才到达工厂办公大楼前。当时正好是近吃午饭时,我见到楼下站着三位看上去很像新工人的年轻姑娘,就向她们打听去劳资科怎么走。离我最近的一位姑娘看到我推着自行车站在那里,不回答我的问题却先好奇地问我是不是从市区骑自行车来的?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立刻转头哈哈大笑问自己的女伴:你们说这个人是不是个傻瓜?这么远的路居然骑自行车来!然后她又回头看着我,一边笑一边问我:你说你是不是个傻瓜?这么远的路居然骑自行车来!我当时心中很反感,我想这个姑娘怎么啦?是不是精神有毛病?哪有这样和一个陌生男人说话的!因为我在讽刺挖苦人对待自以为伶牙利齿之辈方面也不是庸手,所以我本能地反应就是想反唇相讥。可当我仔细看了她一眼后我打消了反击的念头。原因有两:第一这个姑娘长得非常漂亮,我从十多岁开始结交异性朋友,自认为交的都是漂亮姑娘,但和眼前这位比起来,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是气质上还是纯粹的相貌上,都要略逊一筹;第二这个姑娘无论是哈哈大笑时还是说话时,表现得都很纯真没有丝毫嘲弄人的味道,即她说你傻真的是发自内心认为你傻,说你好笑是她真的认为你这样做很好笑。只要不是恶意攻击和嘲弄我都不会计较,更何况还是一位看上去让人赏心悦目的漂亮姑娘。后来证明我这样做是绝对对的!因为接下来她不光带我到劳资科办好手续,陪我去另一个山头上的工厂食堂买饭菜票吃饭,还带我去认识了根据厂规在往后三个月内,我们这批从农村来的新工人,必须参加的学习班和规定要住的宿舍楼。在下午告别时,我知道她叫小E,而她也知道我叫小Z。

金沙澳门官网58588,那是第二年春天的一个中午,为了领结婚证书我去厂工会开介绍信,一进工会办公室就见到工会主席老林捧着茶杯坐在那里。知道我的来意后,林主席和蔼地问我结婚对象是厂外的还是厂内的?我说厂内的。问是谁?答小E。林主席突然睁大了眼盯着我问:你是开玩笑吧?我说不是是真的。林主席想了想,放下茶杯拿起电话,我听到他对着电话说:你是小E吗?我是工会林主席;我这里有一位叫小Z的青工,他是来开结婚介绍信的,他说他的结婚对象是你;啊啊,原来是真的啊;好,那就祝贺你啦!放下电话林主席告诉我要稍等一下,因为工会秘书小王去吃饭了,等她回来就给我开介绍信。然后林主席就出去了。一会儿,工厂行政科劳资科财务科还有其他不知道什么科的男男女女,都吃饱了撑得络络续续走进工会办公室。他们先像打量稀有动物似的打量着我,然后问我是不是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不是小E?得到正确答案后,他们都下意识地摇摇头,然后啧啧称奇地说,真是人不可貌相、人不可貌相啊!我知道这一定是林主席搞得鬼,灵机一动,突然向站在人群后面的林主席请教:林主席,最近党中央大力提倡五讲四美你知道吗?林主席急忙答:当然知道,当然知道。再请教:知道五讲四美的核心内容是什么吗?林主席作思考状: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我指着自己的心口对他说:五讲四美的核心内容是心灵美!林主席恍然大悟:对对对,对对对,心灵美,心灵美!我继续指着自己的心口对他说:小E看上我就是因为我心灵美!总算林主席不是太迟钝之人,他把所有的闲杂人员都赶出了工会办公室。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被子衣物坐厂车来到工厂。我到宿舍把东西放好后就来到了学习班所在的教室。所谓教室其实是一个大仓库,在厂内一幢还没投入使用的新大楼的九楼顶层,里面的课桌椅都是用装胶片的长方形木箱搭成的,两只空木箱叠起是一张双人课桌,一只空木箱放在课桌后面就是一张双人椅。我进教室时因为太早所以里面人不多,但小E已经坐在靠墙课桌的倒数第二排座位上,跟着一台小收音机在学英文,我一边和她打招呼一边在她后面的课桌上坐下。我从记事本上撕下一张白纸,折成一只船形的烟灰缸放在我课桌的右上角,然后我点上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小E看到我不时把烟伸到她背后的烟灰缸中弹几下烟灰,立刻就哇哇地叫了起来,说自己的外套是尼龙的碰到火星就是一个洞!我的回答很干脆,烫坏一件赔两件!她说你是不是很有钱啊?我说我没有钱但赔几件衣服的钱还有的!后来我们谈起才知道彼此下放在一个地区不同的县,我们都是和父母一起下放的,她一个多月前就来工厂报到了,是我们这一批人中最早进厂的。

后来我把在工会的遭遇告诉小E,她一本正经对我说,既然有这么多的人持保留看法,那她似乎真的应该重新考虑一下是否该嫁给我。我说反正现在结婚证书还没领,你想反悔还来得及。小E问我真的假的?我说你当我真是傻瓜?当然是假的!------

正当我俩谈得很投机时,突然来了两个年龄比我大一点的男青年。其中一个矮个子笑着对我说,朋友,这个座位是我们的,请你让一让好吗?我一听回头很真心诚意地对他们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的座位是对号入座的,但不知道像我这样新来的人座位在哪里呢?矮个子很客气地对我说,你的位子在哪里我们不知道,反正这三个箱子是我俩辛辛苦苦从楼下搬上来的,要不你也去楼下搬一套上来吧。我听了信以为真准备站起来让座,这时坐在前面的小E却回过头对那两个人说,你们吹牛也不脸红,这整个教室的木箱都是我们第一批报到的人,化了一个星期从下面仓库里搬上来的,那时你们根本还没进厂;而且这里的位子都是谁先来谁坐,根本没有那个座位是固定的!那两人听了小E的话一愣,但那个矮个子立刻对我强调说,不过这个座位真是我俩的,我俩坐在这里已有两个星期,不信你看,课桌里还有我俩的东西呢!我低头一看,箱子里有两个用酱菜瓶改装成的茶杯,由于当时我对这两个家伙欺骗新生的行为很感冒,因此依我平时的脾性是会把这两个茶杯扔到地下摔碎的;但一来这是我正式进厂的第一天,我不想立刻就惊世骇俗;二来因为小E在旁边,而且她还出于公道心帮了我,所以我不能把她搭进来;不过让座的事当然已是免谈。我从箱子里取出茶杯,轻轻地放在我身后的地板上,然后我拍拍手平静地看着他俩说,现在箱子里已没有你们的东西了,所以这个座位和你们无关了。这两个家伙以前大概从没有遇见过像我这样的人,所以都瞪大着眼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我半天不说话。这时一位自称姓路是本班班长的老知青走了过来,他先说了一些过去大家是知青,往后大家都是同厂的同事,因此决不能刚进厂就伤了和气的套话,然后倒很干脆地说出教室里的座位的确是谁先到谁坐,没有专属之说!结果那两人只能无奈地走开。不过以后我再也没有坐到过原来的座位,原因是那两个家伙后来每天都比我早进教室,早早占据了那两个座位。开始时我很留意那两个家伙的举动,因为我怕他俩报复小E。如果真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会毫不犹豫把那两个家伙接过来由我来对付的。很高兴直到学习班结束也没有意外发生。

自从我和前女友分手后,我妈就对我的个人问题非常关心,她告诉她有很多同事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我,并常常把她们的照片带回家要我挑选。我对我妈说,妈你不必为我担心,你也不想想我是谁的儿子?凭着你先天的优秀遗传和儿子我后天的自我培养,虽不敢吹看中谁谁就会跟我回家,但只要对方真的名花无主而儿子又想要,那就绝对可以把她追到手!我妈说你就吹吧,看你吹到三十岁后再哭着来求我!

其实当时我虽然对小E有好感,但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原因是我当时有一位已谈了三年多的女友。有两次我和女友去电影院看电影,正好碰见小E,我还给她俩作了介绍。我和小E的关系发生变化是在我们学习班结束,彼此被分配到不同的车间后。当时因为我女友对我妈有成见,所以我俩中断了恋爱关系,而失恋后我第一个想到的后补队员就是小E。原本我还准备等一段时间再说,但这时我又接到车间通知,说一个月后会派我去上海兄弟厂培训学习,时间要长达三个月。我想如果我此刻还不动手,很可能就会后下手遭殃让别人捷足先登,而我却只能在事后空叹息抱憾终身,这可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我做人的原则是:活要活得痛快,死要死得明白!

我从上海回来后两个月把小E首次领回了家。当天早上我曾向我妈报备过,说她未来的儿媳今晚要来和她见面。因此当我和小E下班回到家,我妈早已特地请了半天假做了一桌好菜在家等候。当我推开家门把小E介绍给我妈时,小E立刻亲热地叫了我妈一声伯母,可我妈却站在门内,眼眶发红身体发抖半晌说不出话来。后来我轻轻地碰了我妈一下,她才突然醒悟过来,她一边擦眼泪一边对小E说,真对不起,看到你我想起了我曾有过的一个干女儿,你和她长得真像!我知道我妈说的是小李老师,其实小E和她长得并不像,只不过大家都属于漂亮而已。接下来的情况可想而知,我妈眼中除了小E已没有我。在吃饭时她只知道往小E碗中夹菜,对她嘘寒问暖问长问短,而我则完全变成了空气对我视若无睹。吃完饭后,我妈搬出家中的相册和小E一起欣赏我从小到大的照片。她拿着我小时候的几张裸照,津津有味地给小E作详细介绍,说到好笑处还带领小E一起哈哈大笑。当时我真想告诉我妈:你儿子虽说从十几岁就开始结交异性知己,但其实从来都是只风流不下流非常保守;你老人家现在可能以为我和小E已经怎么怎么了,其实我和小E相处至今,别说是下三路,就连我腰部以上脖子以下的上三路,她都还没见过!可我看到她俩亲密得就像亲生母女,想到世上最难处的婆媳关系能有如此好的开始对我来讲也实在是件好事!因此我就随她俩去对我品头论足说长道短,反正我身上如果真有什么缺陷,那也是我妈的责任!

我向一位为人不错、曾和小E下放在同一个大队、如今已成了我好友的老知青打听小E的情况。他十分肯定地告诉我,过去在农村时看中小E的人很多,却从没听说过她看上谁或和谁谈恋爱。然后我又了解到,虽然我们新工人分到车间后都已像老工人样每天乘厂车上下班,但由于小E的家住在郊区,离工厂的候车点很远,所以她现在仍然住在厂内的单身宿舍里,每个星期只有周末才回家。因此有一天早班下班后,我没有随厂车回家,而是来到工厂生活区的大食堂前等候小E。大概等了十分钟左右,我看到小E拎着两个热水瓶从食堂大门走出来。她看到我很惊讶,说你们车间还没正式开工都是上早班,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家?我说我留下专门是为了等你的。她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听说你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是不是?她说是。我说我也没有女朋友。她一听笑了,说你不要骗人,你忘了不久以前在电影院你还给我介绍过你的女朋友。我说那没错,但后来由于某种原因我们已经分手了,所以我现在已经没有女朋友了。她说那好吧,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说不仅和你有关系,而且关系还很大!她说我又不认识你女朋友,所以也没法帮你去缓颊。我说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现在你没有男朋友我也没有女朋友,所以我俩能不能做男女朋友?小E一听大窘,站在那里一口气连说了十多句你这个人真滑稽!你这个人真滑稽!------我说我滑稽不滑稽没所谓,但是我们是同一个厂的同事,今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所以你对我的问题一定要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不要忘了!------最后小E一边继续像念经似的说我这个人真滑稽,一边拎着热水瓶往自己的宿舍逃蹿而去。

后来我妈听说小E因为家里住得偏远所以现在只能住在工厂宿舍,立刻就提议让小E住到我们家来。我一听大喜过望,我还真没想到我妈居然会如此开明开放!结果我还没有笑出声,她已指着我对有点难为情的小E说,你不用担心他,他外面狐朋狗友遍天下,而且有两个朋友的家刚好就在你们厂的候车站旁边,因此如果你住到我家来,我就让他到朋友那里去住。我没想到我妈居然这么狠心,媳妇还没进门就想置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亲儿子于不顾了!后来幸亏小E以要上中夜班为借口婉拒了我妈,否则我老婆没到手倒先被自己的亲妈扫地出门了。

整整一个星期过去,我没接到小E的任何回音。眼看离我去上海培训学习只剩下两个星期了,我打电话去小E所在的动力车间,知道她当天上中班,因此我又留了下来。等到中班上班后,我打电话去小E的工作岗位,接电话的正好是她。我问她知道我是谁吧。她说知道。我问上次的问题有答复了吗?她说答复很简单,就是不行。我问能知道原因吗?她说第一是我比她矮,第二她父母希望她能找个大学生。我说第一点你肯定错了,因为我见过你的体检表,我比你高四公分,虽然不是很理想,但我比你高却是肯定的;第二点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讲,如果你也认同你父母的看法,那我只能说之前我错看了你。她问我此话怎讲?我说我之前看上你,除了你漂亮大方外我还以为你是个很有主见的人,结果搞了半天你还是个以父母的看法为看法的人!小E在电话那头想了想,然后问我能否愿意去她工作岗位?我说当然愿意。

自从小E上门后,我妈的心就全都放到了小E身上。她当时在一家有上万人的部属机床厂当托儿所所长,虽然没有什么大权,但如果想买一些市面上比较紧缺的好东西却还是绰绰有余。所以当时我除了要当我妈的儿子还要当她的交通员邮递员,常常要带信给小E,让她上我们家来吃一顿丰盛的晚餐,陪我妈讲上个把小时的话,然后再由我把她送到工厂的候车站让她搭厂车回宿舍。有时则要把我妈烧好的好菜好饭带到厂里交给小E,还要让小E写个回执,以免我偷工减料把东西自己吃了或分给同事们吃了。

我来到小E的工作岗位。她是负责看管制冷设备的,主要工作就是注意设备上的各种仪表。我一到小E直接了当问我,她父母的看法有什么不对?我说不是不对相反是太绝对。她说她人比较愚钝是否可以请我说通俗一点?我说我的意思是大学生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说句实话,如果你找到一个大学生是个书呆子,那你还不如嫁给我!小E笑了,她说我想你大概因为自己考不上大学,所以就把大学生都说成是书呆子了!我说你错了,我不是考不上大学,而是考上了大学怕变成书呆子所以没有去上!因为当时是七十年代末,中国恢复高考才三年,当时能考上大学不输于古代中举人中状元,因此小E理所当然以为我是吹大炮,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告诉小E,说我是在全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参加高考的。我考得是文科,是当年那个有四十万人口县里的文科高考第二名。后来由于我唯一喜欢的中山大学没有录取我,却把我录取到了我最讨厌的师范大学,而且还是我下放所在地的分院,所以我就把录取通知书撕了没有上大学。我看到小E脸上有异样的神色,我问她是不是不信?她说不是,她只是觉得很可惜,如果我参加高考的凭证还在的话,她就可以带回家给她父母看看,然后说不定就可以重新考虑是否和我做男女朋友了。我一听大喜,告诉她稍安勿躁,因为我记得当时我妈曾把我考大学的有关东西都捡起来糊好收藏好,并叹息说,我们Z家原本可以出个大学生,但人家眼光高不愿意去!

这边我妈把小E稀罕得比自己的亲生儿子还亲,那边我却至今还没和小E的父母见过面。之所以会如此,主要原因是小E认为她父母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到现在还无法接受我这个女婿,因此怕我去了会尴尬受委屈。不过我在小E的带领下,已去拜访过她早已结婚的姐姐和姐夫,以及她们的舅舅舅妈和外婆。他们对小E的选择都很支持,对我也非常热情非常欢迎。如今我妈既然和小E已亲如母女,那我自然也应该成为她家的一员。

第二天中午我来到小E的单身宿舍,把我妈给我保存好的大学准考证、分数单、体检通知以及录取通知书交给她。她看到这些东西直摇头,然后说她这个周末回家,让我下个星期听答复。这次小E表现得很好,星期一就通知我下班后去她宿舍。她在宿舍里告诉我,说她父母知道了我的情况后,都觉得很难判断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因此决定把她和不和我交往的权力交给她自己,而她自己的想法就是和我交往试试。------

在我俩相交满半年时,我提出要前往她家拜访她的父母。开始小E还是有些顾虑,我安慰她说,丑女婿总是要见岳父母的!而且你也知道,我别的本事没有,脸皮厚不怕被人拒绝是我的强项。为了让小E心安,我根据她父母要面子重情意的特点,和小E沙盘推演设计了几招;比如在我和她到家之前,请她家愿意成全我俩的舅舅舅妈外婆以及她的姐姐姐夫,比我俩早半个小时到她家,这样我俩到她家时就算她父母蛮不讲理想轰我俩出门,也就可以有人上前劝阻缓颊;此外我俩到家时,无论她父母说出何等绝情的话,她都要装聋作哑当作没听见,让我这个比她有经验又是当事者的人来出面应对;第三我妈平时在家虽然常常把我贬得一无是处,但在外人面前是决不允许别人说她儿子头上有疮疤的,所以这次相亲大会暂时别让她参与!------结果我们准备了许多招,但是到小E家后却连半招都没用上。原因是小E的父母实际上都是对儿女好得不能再好的父母;此外为了赢得小E赢得自己的幸福,我在小E家也因地制宜超常地发挥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和随机应变能力!

根据我的安排,我和小E到她家时我们所请的帮手都已按时到位,所以我俩没有被宣布为最不受欢迎的人立刻驱逐出境。不过当小E把我介绍给她父母时,他俩对我的态度都很冷漠。我从小E那里得知,小E的父亲原先曾是个享受供给制的老革命,后来因为喜欢给上级提建言被打成了反革命判刑二十年,最后在上山下乡运动中用带领全家下放换得了提前释放出狱。不过他虽然已是反革命但对国家兴旺匹夫有责仍念念不忘,因此如果想和他联络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大谈国事。我坐下时正好看到桌上有一份参考消息,所以就很自然地和小E的姐夫从国际形势谈到国内形势。谈着谈着老同志憋不住了,以前革命家的姿态加入了谈话,我立刻毕恭毕敬地聆听他的分析和教诲 ,结果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成了他最好最受欢迎的学生。

我和小E母亲的破冰倒是完全出乎于自然。因为当天我们是在午饭后到小E家的,所以 到下午三点钟左右,小E的母亲按我们老家的习俗给每人送上了一碗粉丝鸡蛋汤当点心,每个碗里除了粉丝各有水卧蛋两个。为了和 未来的岳母联络感情,我吃完后特地跑到厨房帮忙,但我未来的岳母冷冷地对我说,我在厨房除了碍手碍脚根本帮不上任何的忙!正当我知趣地准备离开时,忽然发现除了我之外,别人退回厨房的碗中都留了一个水卧蛋,加起来共有八个之多。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这其实也是一种习俗,所以觉得这么做很浪费很可惜。我很真诚地向我未来的岳母表示,说我平时不吃鸡但喜欢吃蛋,如果她不反对,我愿意把这些蛋都吃了,省得浪费了可惜!看到我未来的岳母没有表示反对,我拿起汤匙挨个从别人的碗里捞起鸡蛋就吃,并很快胜利完成任务。结果我听到背后传来了噗嗤一声笑,我未来的岳母含着笑着说,像你这么能吃,将来要赚多少钱才够你吃啊!我急忙回答,我真的不是贪吃之人,今天我这样做只不过是觉得这么多的蛋扔了怪可惜的!我未来的岳母呛我说,谁说我要把这些蛋扔了?吃了就吃了,还要找理由卖乖!然后就往外赶我说,去去去,到前面坐着去!------

我到前面悄悄把我刚才在厨房出的洋相告诉了小E,她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她说只有你这样的傻瓜才会做出这么好笑的事,不过也只有你这样的傻瓜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我妈拿下!------

第二年的春天,我在双方父母和许多至爱亲朋的祝福声中,在众多狐朋狗友充满了羡慕妒忌恨的喟叹声中,挽着我好不容易才赢得的美娇妻小E,步入了神圣的婚姻礼堂!------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注册送58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纪实文学: 如何赢得美妻归(上)—— 谈谈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