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热了吧?来看看本人的亲昵记吧!【金沙澳

来源:http://www.hosts99.com 作者:养生保健 人气:173 发布时间:2019-08-11
摘要:一大姐指点迷津:“为什么不去酒吧”?作为过来人,大姐曾经是个典型的PartyGirl,她说她年轻那会儿,几乎每周都去泡吧,除了第一杯酒是自己掏钱外,从第二杯开始就有大把的男生

一大姐指点迷津:“为什么不去酒吧”?作为过来人,大姐曾经是个典型的Party Girl,她说她年轻那会儿,几乎每周都去泡吧,除了第一杯酒是自己掏钱外,从第二杯开始就有大把的男生抢着为她买单。前提是:穿得少一些,扮得骚一些,妆化浓一些!大姐拍得胸膛保证说到时绝对会有一伙帅哥围着你转,还怕找不到男朋友?我和静静听后兴奋不已,决定当晚就去试试。但是这么冷的天,衣服少穿点会冻坏身体的,所以一件都不可能少。化浓妆?万一在路上碰到熟人,还不被笑死?还是免了吧。我们来到了位于West End的Tiger酒吧,当时好几个帅哥站在吧台前聊天,我和静静两人急冲过去,装模作样地点了两杯鸡尾酒,一口气把它喝完。点完第二杯后,左顾右盼地等帅哥们帮我们买单。可是等来等去,不要说有人帮买单,帅哥们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正好有几个浓妆艳抹、敞胸露背的姑娘骚首弄姿地走过来,帅哥们就全扑上去献殷勤了。剩下穿着羽绒大衣包得严严实实的我和静静站在那里目瞪口呆,直后悔当初没听大姐的金玉良言。

从去年开始,我妈和我说的话都是和找男人有关。一旦她小心翼翼,认认真真和我说话(从小到大几乎没和我聊过天),我就知道接下来肯定是:“你奶奶(我)认识个人,说某某的孙子在北京(上海)工作,还没有谈对象,我把你的电话给人家了,要是打电话来,你要接啊,和人聊一聊啊!”千篇一律,每次我都很无语,有点像到处兜售电话号的大婶,好像已经贬低到了“任何人都可以的地步”,说难听点就是个人就能上,我很想问,你的女儿已经到了没人要的地步吗?。

看来俺不属于那种放得开的Party Girl,还是老老实实按部就班在网上Search吧。在亚洲交友中心混了一段日子,熟门熟路的,估计也没什么新鲜货色了,还是得开辟新战场。听说March不错,于是就在March上注册了一个。

不管对方什么情况,没有女朋友,只要是个男的就行,也不负责任的不去了解一些基本情况或是听奶奶道听途说(老人家基本都是糊里糊涂的),上来就要我跟人聊,这种方式与我认知中的所谓相亲完全不一致。在我贫瘠的认知里,相亲至少是双方父母或是亲人,了解了对方的基本情况后,认为双方子女有认识需求的可能。而不是简单粗暴的给个电话或是QQ聊一聊,我们能明白父母急切的心情,是造成这状况的原因,但也请各位急切的父母在考虑子女婚事的时候,抱有一份耐心和细心,因为父母在相亲过程中起到的是筛子的作用,请用上你们过来的人的经验,帮助子女挑选合适的相亲对象,既是对子女表示慎重,又不会像外人显示出你的急切,继而显示出你的子女很掉价。

想不到,次天就收到了一男生的媚眼,是个BBC,本科毕业,在剑桥市政厅工作,条件不错。于是也回抛了一个,次日收到他的邮件。在邮件里,他热情洋溢、洋洋洒洒地把他家所有的直系亲属都统统介绍了一轮,在回复中,俺也不得不卖卖俺父母兄妹;在第二封邮件里,他开始拉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比如他大姐上周从香港回到伦敦,在希斯罗机场弄丢了一个皮箱等。俺很困惑:为什么总是谈这些婆婆妈妈的话题?为什么就不谈谈工作、兴趣爱好吗?但是考虑到他是不是真的对我有意,想让我更多地熟悉他家的情况?就忍一忍吧。想不到,在他的第三封信里,亲属延伸到了下一代,全篇写的都是他的小侄女丽丽,比如丽丽多么多么聪明可爱,学游泳一学就会等等。这不是在考验俺的耐心吗?俺虽然也有小侄女,但是对不起,当时年轻气盛的俺可是缺乏一点点耐心哦……

说了父母的简单粗暴的相亲方式后,来回忆几件没成行的相亲记吧。

1个月后,我又准备去Date一位在交通管理部门从事技术工作的英国PHD。静静热心地说要帮我参考参考,于是我就带她一起去。在London Bridge的一间星巴克里和PHD碰了头,点了咖啡,坐定后,他问起了我们的身份问题,还开玩笑说我们是不是非法劳工。静静不高兴地反驳说我们可是高技术移民。他又说问是什么样的技术,静静说是金融方面的。他以不屑的口吻说,金融也能称为技术?然后他又问我们住在哪里?是租还是买的?听说我们是租住在伦敦北Wood Green后,他马上就下结论:你们的Neighbors肯定很Noisy。最后他大谈特谈英国的博彩业,说因为Homesick的原因,进Casino的全是外国人,而且大部分是黄种人,象他们英国本地人是从来不进这些低级赌场的,他们去的都Horse Race或者Dog Race,因为那需要很高Skill。我们就讽刺他:是啊,英国人还喜欢Drunk和One Night Stand,那可是不需要任何技能的!弄得他脸红了半天。也算是领教了什么是傲慢无理的英国人!

1.我称他为“薯粉男”吧,因为“薯粉男”奶奶在相亲连个毛都没有的情况下就给我妈送礼,送的就是薯粉。这是我奶奶介绍来的第一位,据说在上海工作,工作内容未知。这位“薯粉男”我从来没见过,也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电话),但是莫名其妙,我好像把他得罪了(其实是他小气)。

最后出场的一个离婚的爱尔兰籍建筑师。见面后,我觉得很亲切,因为他很象我以前的一个大学男同学,无论是身高长相还是言行举止。我们先在Costa喝咖啡聊天,发现大家有不少共同点,比如思想传统,喜欢助人,还热衷于旅游看书等,相谈甚欢,意犹未尽,于是决定转战餐馆,一起吃晚饭。 一边吃饭,一边喝点小酒。酒气一上来,话就挡不住了。他谈起他的前妻,他们是大学同学,从相恋到分手,一起走过风风雨雨十载。她来自巴西,为些,他还陪她到巴西生活了好几年。但是自从他前妻和朋友投资做生意失败后,生理和心理受得重创,性情大变,开始夜夜笙歌,后来还给他戴了绿帽子。刚开始他非常shocked,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们可是从大学一直走过来的模范情侣啊。“结婚时,我们都以为会永远在一起。时过境迁,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不变的。生活中,不是只有黑和白两种颜色,不能够说全是她的错,我也一直在反省……”。他的这一番感慨勾起了我的前尘往事,想起了俺的老情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店小二,上二锅头!”酒逢知已千杯少,今晚我们要一醉方休,不醉不散。于是,相亲成了倾诉酒会。你一杯,我一瓶,你一言,我一语,说到伤心处,都为对方掬出一把同情泪。正在互递纸巾时,店小二拿着托盘走过来提醒道:“客官,该买单了。”我们才意识到餐馆要打烊了,两人同时拿出大票子哆哆嗦嗦地递过去,口齿不清地吐出一句:“不用找了”,然后相互掺扶着、步伐蹒跚地踱出了餐馆,走进地铁站,然后执手相看泪眼,依依惜别。第二天起床,头脑清醒过来后,我努力回忆起昨晚到底说了什么丢脸的话,怎么会搞那么狼狈?还没来得及打电话过去,就接到了他的短信。他说很高兴昨天和我见面,给了他一个倾诉的机会,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不过他认为我们不是对方的match。我心想:那当然,第一次见面就已经知根知底、丑态百出,以后还怎么相处?

由于某些原因,我的奶奶和这位“薯粉男”奶奶相识,并一见如故,相处融洽,在知道双方都有未婚的孙子孙女后,开始了急切的想要做亲戚的行动,我奶奶问我妈拿到了我的电话号码给了这位“薯粉男”的奶奶,还把这位热心的奶奶介绍给我妈认识,至此我妈开始了长达一年对我的追问,每次电话都是问:“海大后黎龟(方言,原意:哪个男孩子)给我打了电话吗?”我的回答是:“没有”过不了多久,又说“我让他奶奶去跟他孙子说,要他孙子给你打电话了,电话来了你要接啊!”半年多,我妈对我就是这两句,可是我从来没有接到过所谓电话。

俺的相亲历程就在这样的一场闹剧中暂告一个段落。

半年多,我妈终于认清“薯粉男”从来没有打过电话,也不会和我打电话的事实,开始拒接“薯粉男”奶奶送东西的好意,她也清楚这位“薯粉男”可能并无此意,只是这位奶奶的一厢情愿。

有一天,看到一篇文章,里面有冰心老人对铁凝说的一句话:“爱情不是找来的,爱情是等来的。”忽然间豁然开朗,终于明白俺相亲总不成功的原因。因为爱情不是找来的、相来的,而是等来的!

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这位“薯粉男”奶奶可能真的很想做亲戚,以“他孙子工作很忙,没有时间打电话,想在过年回来的时候见面聊”回复我妈,我妈也认同了,回应“过年有时间再见吧”。

(声明:终于写完了这个《相亲记》,在这大过年的,辜负了大家对美好的大团圆结局的期待,真的很抱歉。如果俺的“豆腐豆”给大家留下的不仅仅是同情和惋惜,还有笑声和快乐,那俺会深感欣慰。多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鼓励,并祝龙年大吉、万事如意!)。

可这个见面时间的选择和见面的阵仗真的是难得一闻的奇葩。

大年三十的下午,帮我妈做完生意,挤出时间正在超市采购过年零食的我,接到我妈来电,说这位“薯粉男”已经在我妈的铺位前,要我马上去和他见一面。当时的我干了一上午活,很累又邋里邋遢,心情也不好,回了句“什么嘛情况,怎么这个时候来,不见”就挂了电话。

回来听我妈一讲述,真他妈庆幸,还好我没去。原来这位“薯粉男”一家子(奶奶、爸妈,哥哥、嫂子、妹子)都跑到了我妈的铺位前,美其名曰见面,可这是见面吗?我觉得这是看猴呢?有这样的相亲见面吗?最终这场见面又无疾而终,我想这场闹剧该结束了吧!竟然还没完!

在年假结束的当天晚上,我回到樟树,又接到这位“薯粉男”奶奶的来电,可是和我对话的是一位姑娘,说:“你是叫***,我是***的妹妹,你什么时候去上海啊!”当时我他妈就震惊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去上海了!立刻回了一句“谁说我要去上海了,我怎么不知道!”电话那边几句对话后,传来了“薯粉男”奶奶的声音“姑娘,我孙子今天已经坐火车回上海了,他说了到了上海再给你打电话,你们好好聊一聊啊!”我诺诺的应了下来,可我心里知道:这人是不会给我打电话的,因为没胆!之后证明,这人确实没胆,还真没给我打电话。

又过了三四个月,再次接到我妈要我去见“薯粉男”一面的电话,第一反应就是怎么还没完,这样基本的社交都不敢的人,还需要大人在旁催促,完全就是个孩子,见了我也看不上,我干嘛要见,所以我还说“算了吧,叫我看不上他,人家也看不上我,还是不见了”,但在大人的劝说下我还是去了,到后人等不及已经走了。

从我妈的言辞中得知,这位“薯粉男”觉得我看不起他,觉得在我面前掉了面子,所以“薯粉男”奶奶也不强求了。天地良心,我做了什么给他造成了这样的印象?两次的拒见吗?连对话都没有产生过?连面也没有见过?就因为我不见他。为什么不见是我的错吗?基本的社交礼仪都不懂得人,我无话可说,只能说“你他妈也太low了”。

2第二位称他为“寿司男”,因为他是卖寿司的,这位是我的小姨介绍的,也不知道算不算相亲,我在人家无意识的时候见了一面。据说是退伍兵,可是长得有点磕碜,脸上都是痘,年龄与长相不符,身高都没我高,所以没啥兴趣,但仍然让小姨拿去了我的QQ,此人在我上班忙碌时打扰过几次后,我也就不想理了。一是这人没眼力劲,每次早上刚来上班是最忙的时候,老给我发信息,觉得烦,二是通过QQ知道我那时在打开心消消乐后,老给我送爱心,还和我玩这么浪费时间的游戏,不认同。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他,因为他,我卸掉了这浪费时间的游戏。

3.第三位也是个退伍兵,具体来源忘了,但是这人给我印象深刻,因为他的名字(特冷心冷肺),因为他是第一个主动给我打电话的,也很尽心的想和我聊天,所以我也认真对待他。但是在我很认真问了他一些很实际的问题后,他和我来一句“其实他现在不想谈恋爱,是被他奶奶逼的,逼得想找个假女朋友了”,好吧,人家是被逼的,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4.这位应该算是正式的第一次相亲了,基本情况是:男(废话),85年出生,净身高169cm,上海工作(之前听说在北京),干飞机维修的。本着认真的态度,年初四下午,短信联系在广场上见了一面,说说第一面的印象吧:确认本人后,妈呀,走过来的怎么这么像盲人(内心OS),他的眼睛是个什么情况,完全一熊猫眼,整个一吸了毒的状况,太可怕了(也可能是过年熬夜的缘故)。(好吧,坏话说在前头)坐下后这人一阵沉默,(好尴尬呀,说话呀),他不说,只有我说了,由我开始了所谓的聊天。

具体内容就不详述了,但是有几点我想所说,其一,每次一阵沉默后,都是我先开口,太累了;其二,问了个问题,回答得一点逻辑关系都没有,表达能力比我还差,可能工科男吧;其三,聊天中,他一直强调想找一个有共同话题的,但每次我观点都与他向左,我想我们很难达成共识;其四,相处需要时间和空间,我们空间不同,可能没有机会相处,我想这也将我俩的可能性再次降低。又一阵沉默后结束了这次见面。

回看这几次所谓的相亲和最近网络上的言论,我想我对其慎重的的态度再次加强了。借用一下三公子对婚姻的解读:婚姻最起码要求个平衡状态,物质上达不到匹配没关系,可以一起奋斗,好歹在精神上可以沟通,兴趣可以同行或互补,再不济总归有值得让人欣赏和佩服的品质吧,否则为了所谓“女大就要嫁,凑活过”的观念踏入婚姻,自降生活标准,放低物质精神追求,成为带工资的保姆,伺候老公、公婆,生娃带孩子的奴隶,活脱脱给自己找麻烦,增加负担。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能单过了?虽然目前还是一个男权至上的传统社会,但已经有3000万男人要打光棍,说明已经有大概3000万女性的觉醒,未来可能更多,不为结婚而结婚现在是一种趋势,我想再过不久,会是一种浪潮,推翻传统老观念轻而易举,这何尝不是文明的一种进步呢?

有没有愿意分享自己相亲记的朋友呢?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注册送58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亲热了吧?来看看本人的亲昵记吧!【金沙澳

关键词:

上一篇:飘落的叶子(倾诉)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