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不断的含糊——卜爱(十一)

来源:http://www.hosts99.com 作者:养生保健 人气:195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他呆呆地望着她。这样一番话,等于说,从此两人形同陌路。因缘这东西,真是说不清,它可以把两个看起来无论如何都不相干的人牵到一起,也可以把两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变成陌

他呆呆地望着她。这样一番话,等于说,从此两人形同陌路。因缘这东西,真是说不清,它可以把两个看起来无论如何都不相干的人牵到一起,也可以把两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变成陌路。虽然在同一个系,虽然用着差不多同样的书籍和材料,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学术活动,两个人,如果不是心有灵犀,碰到一起其实挺难的,就算碰到一起,也难得有机会说上几句话。这,可能就是他们的未来,昨天以前还一天见数面都嫌少的两个人的未来。

因为从没跟Y教授上过课,也没有什么其他交道,这是她第一次进到Y教授的办公室。Y教授的办公室也同他的办公室一样,满室书香。只是那书香中少了她喜欢的菊花和梅花,那是他办公室里,因了她而张挂起来的两幅中国国画。 坐定后,他看着她,等她开口,她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她也看着他。Y教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她。三个人相对而视着。良久。 “因为昨天晚上你说爱我,所以我向系里打个报告,声明不再做你的大考老师。”他终于忍不住,连珠炮一样,对她说着发生了什么,然后停下来看她的反应。 她的眼神忽然变得茫然,紧接着,便是大串大串的泪珠滚落下来:他的决定首先意味着,她已经定好的大考不可能如期进行了。大考本定在一个月后进行,她为这次考试已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他是她三个导师成员中的一员,他退出了,她就得再找另外一个老师,另起炉灶,一个方向,起码要读上百本书,一个月内,就算是母语是英语的同学也不可能准备好。更重要的是,他的忽然退出,她一时之间,又怎么能找到合适的导师?过去的两年里,她都是跟着这三位导师在上课的,跟其他的教授基本不没有任何接触。

两个人都沉默着。

不过,推迟大考,再花些时间读书,却不足以让她落泪。她一向勤奋,他喜欢她,也有欣赏她的勤奋的一面。她伤心,是因为她从他的决定里读到了背叛和自私:果真象吴晓嘉说的那样,他为了自己而出卖了她。换句话说,他并不信任她,他怕她情到深处,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来。他这样做,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为了防止万一。

Y一会儿看看他,一会儿又看看她,也是不说一句话。

看到她的泪,他又有点儿手足无措了。她的泪是他软肋,每次见她落泪时,他内心都会升起莫名的愧疚:“我建议你去找E教授或T教授,这样,你大考的书目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过了好长时间,她终于完全平静下来,叹了口气:“我想谈的,都谈完了。如果没事,我就走了。对不起,耽误你们去开会了。”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她突然打断了:“我的事,我会同我的导师商量,不用你费心!”

“你早点回家吧!”他对站起来的她说。

他怔怔地看着她,张开的嘴似乎不知如何闭上一样。

她看了看他,苦笑了一下,又叹了口气:“还早!”

Y教授也有点吃惊地望着她。众所周知,尽管她爱笑,常常众前捧腹大笑,但她给人的印象一向优雅得体,从没有人见过她如此粗暴地打断任何一个教授的话。

“你还是早点回家吧!不要太累了,以后也不要太累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老师们都欣赏她的勤奋,他也欣赏。可每每见她,总是觉得她书读得太辛苦,总想帮她,现在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直直地看着他,甚至忘了Y教授还在旁边。她满眼不屑:我鄙视你,你是个自私的小人。他能读得出来。

她的眼里又浸满了泪水:他依然心疼她。一个男人,无论如何欣赏一个女人的才情,如果他爱她,他一定会心疼她,一定不想她累到,而对她的心疼可能会远远超过对她的欣赏。这是她从自己的丈夫那里体悟到的。

空气又僵住了。

“给你先生打个电话吧!让他来接你!”他又说。

“对不起,我建议、、、、”他还想继续他刚才的话。

她无奈地看着他:“他还没下班。我自己可以走回去的。你不用担心!”

“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会说我爱你呢?!”她冲口而出。

“那我送你回去吧。”说着,他转过脸对Y说:“今天的会,我就晚点再过去吧!”

Y教授和他都吃了一惊。

Y有点吃惊,不过还是连连说“没问题。”

“为什么?”他问:“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她愈发无奈,一边摇着头,一边加重口气说:“真得不用。我还有点儿书没读完,我不想把书带回家。你的好意我领了。只是,我真得可以自己走回去!”

“没什么。”她说:“反正事已无可挽回,多说无益!”

他的眼里还是不放心。但她已经走出去了。

“可是我想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又着急起来。

半倚在系办公室前面的沙发上,她看着他们下了楼,然后,就一下子扑在沙发上,任泪水无声地流着。已经下班了,整个楼道空空荡荡的。那空荡,怎么这么象自己的心呢,她想着,呆呆地,泪眼模糊。

“就象昨天一样,你还想知道为什么!”她越发生气起来:“这样,你就可以‘或可帮我了’”她学着他昨天的口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L上到楼上来,在她旁边坐下:“还好吧?”L问。L是他的学生。

“对不起!”他对她说。

她的脸上依然挂着泪痕,却还是努力换了副笑容:“还好!你还没回家?!”

她望着他,好象对他说,又好象对自己说:“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可是为什么别人总是伤害我?”

L说:“没有。B教授让我今晚送你回家。”

他一下子醒悟过来,她昨天说“我爱你”竟是因为不想伤害自己的自尊心!

她有点尴尬,不知道他是如何对L说的:“我没事的,只是累了,想休息一下,他有点自说自话了。”

他的心隐隐作痛。他知道自己对她用情有多深:每个人都喜欢她,而他虽有名校教授的头衔,却不英俊,也不再年轻,身上也没有绅士风范,而她的身边总是围着拥有这些品质的人。最初他甚至不知道他能不能赢得她的芳心,他为她吃过很多人的醋;她的笑,她的机智,她的优雅,无不让他沉迷;过去两年里,她以她独有的方式不动声色的安慰着他,传递着她的爱慕;过去近一年,他一天看不到她,便会一天魂不守舍。虽然他深知这样的感情迟早会离去,可他总是怕她说离去,他怕被抛弃的感觉。是的,昨天,当她说不想跟他读书时,那种被抛弃的感觉一下子让他心痛不已,直到她说“我想离开,因为我爱你。”

“他很郑重的,也没说为什么。他也是为你好!再说,你的脸色看走来也确实不太好。你要是担心我,我和M一起送你回去。别忘了,我们都是你的朋友!”L说。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自私。

“不过,我没事儿,你们都早点回去吧!”她说。

“那至少我要看着你走出这幢楼。B教授强调过的。”

于是,他们一起下了楼。各自收拾好东西,一起走出了那幢楼。L仍要送,她仍拒绝。两个人的家,在不同的方向。

因为回去的早,她煮了饭,又洗好菜,呆呆地等着先生回来。

先生回来了。她跟他说,自己不能如期大考了。

先生一点儿也不吃惊,把她搂在怀里,轻声说:“小可怜儿!不怕,天塌下来,有我顶着呢!”

“对不起!” 她哽咽着说,眼泪又刷刷地流下来,最初还只是轻轻地抽泣,很快,她就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注册送58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扯不断的含糊——卜爱(十一)

关键词:

上一篇:本身的德意志爱人(5)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